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杨箕村

从2007年开始,关于杨箕村拆迁的传言就不绝于耳。今天,2010年7月1日,这一传言变成了现实,杨箕村雄镇中街率先开拆,包括雄镇中街一巷至六巷1号-3号门牌范围内的房屋,共18栋4层高的白色住宅楼。杨箕城中村改造的大幕徐徐拉开。至此,这条曾经容纳了4万外来人口的岭南村庄将从广州人的视野中逐渐消失。只有依然流淌的杨箕涌和唯 一原地保留的北帝庙玉虚宫,偶尔提醒我们,这里的人们曾经按照祖辈选择的传统,生活了951年。 [欢迎上传图片和文字分享城中村的故事]
pic
曲终人散空余巷

杨箕村现在是一座空城。为数不多的收买佬对着巷子口发呆,反而衬托出巷子的幽深和村里的寂静。电信断网的通告、搬家小广告、房东留给住户的字条、被取走了窗户的豁口、最后的钉子户……这是十多年来杨箕最安静的时候。空空如也的杨箕显得很忧郁,一如荒漠,反而比人流熙攘的杨箕更贴近人间。

杨箕村
玉虚宫

杨箕村最正宗也是最完整的古建筑是一座名叫“玉虚宫”的庙宇。它个头不高,被周遭那些钢筋水泥建筑层层包围,可是它青色的砖瓦,红色的圆柱,还有绿瓦飞檐,还是很容易从灰色的背景中跳脱而出。玉虚宫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数百年来,历经8次大修,在杨箕村民的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谓玉虚宫,实际上是北帝庙的别称。玉虚宫供奉的也正是玄天上帝——北帝。

杨箕村
老人依然坚守老屋

目前还居住在杨箕村的本村老人只有一千多,他们的子女早已搬到外面去住,唯有那些习惯了这里一切的老人家们坚守老屋。

林和村
劳动最光荣

如今在发廊理发至少25元以上,而在村里的街边摊理发一次只要5元钱。对于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来说,只要有一门手艺就能在广州生存下去。杨箕村是他们的淘金地,只不过,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失败了。

林和村
清货大甩卖

拆迁前,店铺都会打出各种富有创意的标语揽客清货。也有不少周边的住户趁机来淘笋货。

林和村
便宜的房租

相比周边1500-2000元/月的租金,杨箕村里200-900元的标准竞争力很强。

林和村
阿强酸菜鱼

这是杨箕村最旺的一家食肆,客人多的时候经常要等候二十分钟才有位置。老板从买串串烧烤起家,杨箕村是他的发家之地,也是创业之地。杨箕村拆迁后,他将分店开在了石牌村。

杨箕村
梁叔的修车档

在广州基本没有自行车道。可在杨箕村里使用自行车的人很多,拉货的、卖报的,有需求就有市场,修车档的生意自然不错。

林和村
握手楼一线天

杨箕村作为“城中村”中之一,难免也存在着的城中村共有的难以化解许多痼疾:从城市景观看,这里布局凌乱,低矮楼房“握手”、“贴面”相连,建筑风格不一,新旧驳杂,与现代大都市格格不入;从居住环境看,内街内巷狭窄、弯曲,住房采光、通风、消防等条件恶劣。

林和村
特殊的警告

城中村最让人诟病的是它的治安,各种人群居其中,各种不法行为也随之产生。

杨箕村
杨箕村牌坊

在如今杨箕村的南北入口,分别有泰来坊、雄镇坊两个牌坊,据村中老人介绍,这牌坊是近年重建的,解放前杨箕村东南西北分别有雄镇、泰来、星垣等四个牌坊,它们是杨箕村四面惟一的与外界相通的通道,整个村的周围用土夯筑成一道数米高、厚2米余的“城墙”。当年杨箕村是广州东郊外的一个偏远村子,为防匪患和其它大村的侵凌,这门户牌坊同时也是村的关口,入夜后,门口用数根大杉树封闭门口,牌坊上层是更楼,夜夜有更夫值班打更报平安。

林和村
高压线当晾衣杆

在古朴的祠堂外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电线。而电线上晒满了租客的衣物。这样的搭配,也只有在城中村才看得到。

林和村
学校里的祠堂

玉虚宫旁边是杨箕小学,小学里面有个祠堂——姚氏大宗祠。祠堂里面摆放着乒乓球台,热心的保安大哥说祠堂现在的用途是室内体育场。可惜不能进去参观。

杨箕村
不上学的小孩

这些本应该安静坐在课室里的孩子随父母来广州淘金,他们的未来又会怎样?

林和村
杨箕村
pic 拆门窗变卖进入最高峰
“哐当!哐当!”杨箕村内,到处回荡着巨响。“高价回收屋内外一切金属,欢迎各户主前来洽谈”,一张红纸手写广告,贴在村口格外显眼。昏暗狭窄的巷子里,头戴安全帽的施工人员一拨拨地推着三轮车来来往往。除了率先开拆的区域,村里各处的住宅楼,都纷纷开始拆卸、变卖。“一栋楼根据钢材数量、新旧、质量不同来算价格,至少能卖两、三千,高的甚至过万”,虽然村委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开拆,但不少村民都已等不及,到处都在拆,完全失控。[详细]
pic 老人留守等候安置房 安全存隐患
现在还住在村里的基本都是老人家了,几十户,等着拿钥匙住安置房。随着多支施工队的进入,留守村民都担忧治安混乱而人心惶惶。杨箕连续两天发生了至少3宗被砸伤的意外事故。 “整条巷子就搬剩我一户了”,70多岁的姚叔表示,现在天一黑都不敢出门,就躲在家里看电视。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能住上临时安置房,在抽签选房后,不少老人已经搬到广利路、铁一中附近的房源。至于金迪大厦的房子,村委表示会尽快交钥匙。[详细]
杨箕村
pic
  长400米,宽不足3米,云集70家商铺——杨箕30年城中村生涯,孕育了雄镇大街的极度繁华。东西两侧分别与15条“巷”、6条“里”纵横交错,南北走向格局维持了一千年的雄镇大街,就在今天,2010年7月1日,敲下杨箕村开拆的第一锤。
  30年前的雄镇大街,不过是村中四大主村道(雄镇、泰来、星垣、永巩)之一,是“三姚”中“礼庭姚”的聚居地。那时,村内唯一的“商业街”是雄镇大街以西100米的泰兴直街。两间米铺和4间杂货店足以应付438户居民的衣食住行。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杨箕村的房屋跟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竖向发展,外来人口也越来越多。雄镇大街东面的田野被规划成一幢幢楼房,加上离车水马龙的广州大道不足100米的地利,雄镇大街逐渐取代泰兴直街的商业地位,成为杨箕村最旺的商业街。
  铁打的雄镇大街,流水的商铺。犹如一食肆老板描述杨箕村流莺“几年换一茬”一样,在雄镇大街做生意的人们都有天生的赌性。甚至连打扫雄镇大街的清洁工,都一心想着积累够本钱就做批发生意,创业当老板。以下,我们带你走进曾经繁华似梦的雄镇大街,追寻那些曾经灿烂的故事。[详细]

pic
阿强酸菜鱼店 连外国人都慕名而来

  华灯初上,上百人坐在雄镇牌坊前的露天凳上,围成一圈圈嗑瓜子聊天——“他们起码得等上半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才能等到位置进店吃阿强家的酸菜鱼。
  这里是雄镇大街3号,杨箕村最旺的食肆,清洁工严飞每天在雄镇大街清走1/3垃圾的商家,沿街铺面,这个档口每天都重复上演无比生猛的杀鱼术:从蓝色大塑料桶里取出一条4斤重鲩鱼,装进黑色塑料袋过磅,随后执起塑料袋往死里摔,待鱼儿“晕”过去后,一把亮澄澄的刀对它去鳞片肉。
  老板阿强,四川人,38岁,1997年便在村口(现二天堂药店旁)摆摊卖“串串”起家,1999年花光数万元积蓄顶下村口3号的“家兴川菜馆”,改名“阿强麻辣烫”,从“20张桌子、两个大厨”开始创业。 2003年,“麻辣烫”变成“酸菜鱼”,阿强的生意蒸蒸日上,“原来的麻辣烫谁都消费得起,后来改成酸菜鱼,一次消费起码要上百元”,阿强酸菜鱼的消费人群结构也从底层工作者转型成为普通白领甚至慕名而来的外国人。

        如今,阿强的分店早已开到另外两个城中村——天河与石牌,杨箕拆村,他的杨箕生意顺势移到天河村,从只做午市晚市变成“全天候营业”,继续着他的财富积累。[详细] [来说说你和城中村的故事]
pic
客家皮鞋店 离开广州回厦门继续做本行

  从杨箕搬到深圳,回广州时还专程赶到雄镇大街36号做两双皮鞋。李秀梅(化名)的客家皮鞋店14年来做的大多是这样的回头客生意。
  68岁的江西客家人李秀梅14年前驻村开店,600元的月租加上熟练的做鞋手艺,使她几乎“零成本”创业。李秀梅养育的4女2男六个孩子,全部靠着做鞋手艺在广州和厦门谋生,他和一双儿女在杨箕开的这家皮鞋店,做工精细,价格优惠。
  广州9个城中村被规划拆迁,所以其他未拆城中村的档口都纷纷抬高租价,李秀梅做好了离开广州的准备,“政策太逼人了,要找房搬家还要找档口开店,哪还有这么便宜的地方”,她甚至5月初便卖掉做鞋子机器,如果在广州找不到合适的档口,她便搬去厦门与另外4名子女团聚。

  6月2日,李秀梅与儿子媳妇早早起床,将店内剩余的几双皮鞋打包,他们的飞机在这天下午起飞,目的地是厦门。[详细] [来说说你和城中村的故事]
杨箕村

杨箕城中村改造区域为杨箕村旧村范围,总用地面积约11公顷,涉及拆迁面积34.7万平方米。除玉虚宫外将采取整体拆除重建方式,杨箕城中村将实施全面改造,并计划在今年7月底全部拆完,涉及拆除房屋共有1300多栋,改造涉及费用预计是20亿元

98%村民已签拆迁补偿协议
截至6月28日为止,98%村民已签拆迁补偿协议,只剩余二、三十户仍未签订协议,其中绝大部分是早期本村村民与非本村村民集资建房的合资户。由于非村民出资者的补偿方案仍存在争议,因此迟迟未签订拆迁协议。为保证部分尚未搬出杨箕村住户的安全,将会选择远离有人房屋的地块进行拆除,目前靠近广州大道地块的房屋已列入首先拆除之列。待老人家搬走后,就会按照原定计划,对全村进行停水停电。剩余极个别仍未签约搬迁的住户,将会进入法律诉讼途径。[详细]
  pic
杨箕村改造规划效果图
  拆迁补偿细则

1、拆一平方米补一平方米   2、安置房不能超产权证5平方米
   3、超4层以外面积不予回迁安置  4、早签约早搬家最多能奖两万元[详细]

 
  改造后容积率5.63 回迁安置房最高为33层

根据设想方案,改造后毛容积率5.63,建筑总量64.8万平方米,住宅总量不超过44万平方米,规划用地功能主要由两大部分组成,规划地块北侧为村民回迁地块,用地面积约6公顷;规划南侧为融资地块,用地面积约5公顷,同时增加、完善相应的公共服务设施。回迁区域内,包括16栋回迁安置房,最高为33层,最低为26层。唯一得以保留的“玉虚宫”旁,将建姚、李、秦、梁四大姓祠堂,同时包括一所酒店式公寓和幼儿园。南面则为40层以上的大楼,包括公交站、生鲜超市、9班幼儿园及24班小学等配套设施。

 
 计划3年半内回迁 临迁费一次支付2年

计划在3年至3年半内回迁,临迁费将一次性支付村民两年,第三年起按每半年支付。回迁房按照“先签约先选房的原则”,根据被拆迁户签订安置协议的时间顺序,采取抽签或摇珠方式确定。方案中的临迁费,将根据情况不同而有所不同。

林和村
改造户型设计图 

一房一厅 套内面积40㎡

两房两厅 套内面积80㎡

两房两厅 套内面积72㎡

三房两厅 套内面积85㎡

三房两厅 套内面积95㎡

三房两厅 套内面积120㎡
杨箕村

杨箕这片栖息地地消失后,蜗居着4万名保安、清洁工、服务员等低层劳动力将何去何从?专家分析,城中村短期内无法被消灭,打工者会继续沿交通线追逐低廉居住地,将一个又一个城边村变成城中村……

周边区域房租涨四成 楼梯房成过渡首选
  城中村搬迁,在周边区域释放了一成左右的客源,杨箕村附近五羊新城、珠江新城、天河冼村一带房租普遍看涨,同类城中村单间甚至比半月前涨租四成。其余大部分的租客都会转向白云等外区找房。杨箕村不少业主选择性价比较高的楼梯楼作为过渡房屋,如附近的林和村、共和村、梅花村等。像与杨箕村只一涌之隔的共和村,居民楼同样深受杨箕租客青睐。上个月一房一厅每月才租1600元,目前已涨到每月2200元以上。虽然房子旧,租金贵,但共和村的房屋还是很受欢迎[详细]

 
  周边楼价将突破2万元/m2

与杨箕村及五羊新城一路之隔的珠江新城,目前一手楼价已普遍涨到2万元/平方米以上,二手楼价位基本在1.5万-2.5万元/平方米之间。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杨箕村改造,五羊新城、中山一路一带的住宅小区,对买家的吸引力会更高,未来楼价可再上一台阶。

林和村
杨箕涌边,崭新的高楼住宅与城中村形成鲜明比照
杨箕村
pic 从簸箕里到杨箕村
杨箕村最早有村民进住约在宋高宗年间,距今已有900多年历史,据记载当年这一带是荒滩乱墩,初名“簸箕里”。历经祖先围河造田,人丁渐旺,至明朝中期已形成村落,村中有姚李秦梁四大宗族姓氏,名为“簸箕村”。簸箕村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上世纪30年代。由于河南(今海珠区)西郊新窖镇也有—个同名的“簸箕村”,常造成寄到广州“簸箕村”的信件屡屡投递错误。后来由于当年沙河涌两岸有数个杨桃园,所产杨桃香甜多汁远近闻名,便决定更名为“杨箕村”[详细]
pic “亿元村”发迹史
到1992年,村中田地已全部被征,村民彻底“洗脚上田”。面对巨变,杨箕人没有拿到征地款便分光用光,或仅是存入银行生利分息,而是抓住历史机遇,兴建杨箕酒店、广九大酒店等饭店酒楼、开发杨箕商业城,发展工厂企业,还投资1亿元建成全国第一个“外商活动中心”。1993年开始,杨箕人又在海珠、天河、黄埔等地先后买地开辟了多个新工业园区,与台商合作或合资建起制鞋等工业及相关配套企业,成为广州首个“亿元村”,如今全村固定资产达8亿元。[详细]
pic 雄镇牌坊固守田园牧歌
在如今杨箕村的南北入口,分别有泰来坊、雄镇坊两个牌坊,据村中老人介绍,这牌坊是近年重建的,解放前杨箕村东南西北分别有雄镇、泰来、星垣等四个牌坊,它们是杨箕村四面惟一的与外界相通的通道,整个村的周围用土夯筑成一道数米高、厚2米余的“城墙”。当年杨箕村是广州东郊外的一个偏远村子,为防匪患和其它大村的侵凌,这门户牌坊同时也是村的关口,入夜门口用数根大杉树封闭门口。[详细]
pic 划龙舟舞狮子仍是传统节目
在新建的姚公祠大厅里,也有好几只斗大的五彩狮子头随意地挂在墙头。 玉虚宫、姚公祠是村民业余活动的主要场所,划龙舟、赛龙舟和舞狮子向来是当地节庆时的传统节目。特别是划龙舟,不仅端午期间要热闹上几天,每当节庆日时,划龙舟、赛龙舟都免不了;村里为此还投入40多万元,所有的男丁都能参加。据称划龙舟、舞狮子,都会给参与者及家人带来一年的好运气。[详细]
 

策划:新房组  编辑:贝贝 颖雅  特别感谢:黄胜春为本专题提供的部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