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60年弹指一挥间。回首羊城巨变,画面纷呈闪现:有岁月中斑驳的西关大屋,有早已消失于珠江上的水上人家,有动辄千万的超级豪宅,还有在高楼掩映下喧嚣的城中村……无论新景旧景,无论贫富贵贱,它们构成了真实的广州,也讲述着广州60年的往事与变迁。

“黄金周置业宝典”

我的房子我的床,浅谈投资与生活

文/吴东周(吴东周的博客

人生到底要经历多少套房子多少张床?投资与生活之间如何取得平衡?作为70后的一员,我将用我的经历一边回忆我的房子我的床,一边浅谈投资与生活。

上世纪70年代末,在经历了一次超越菲尔普斯的伟大的泳坛创举后,“我”在亿万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住进了“我”的“第一套房子”——母亲的子宫,过程绝对比申请限价房艰辛和公平,而”我“的“第一张床”正是母亲温暖的羊水。

婴儿期的记忆已经完全没有了,只是知道住在农村家乡的祖屋里,睡的也只是和简陋的大木床,而不是时下既舒适安全又美观的婴儿床。

稍懂事后便开始跟着父母到城市里到处闯荡,住过动物园,睡过工地,租过厕所旁边的小平房……,为了搬家方便,床都是用木板和砖头搭的。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我的身体也开始横向高速发展的时期,父亲的小生意也日渐红火,于是在小镇买了一小块地建起了一栋小楼,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和自己的床。床自然还是木床,由于我的身体依然处于横向高速发展的时期,木床换了好几张,都是被我压坏的。

上世纪90年代末,第一次离家,到广州上大学,住进了五山校区的集体宿舍,睡在铁质双层床(碌架床)的下铺,开始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大学生活。集体宿舍没有独立洗手间,又建在山上,且经常停水,宁静的夏天,山风一吹,那滋味沁人心扉。大三时搬到了校本部,宿舍终于有了独立洗手间,条件改善了很多,师弟们还能加点钱住有空调的宿舍,据说床是上面睡觉下面做书桌的那种。

进入21世纪,毕业了,住的还是宿舍,公司的,睡的还是铁质双层床(碌架床),也是公司的。

2003年,直面非典,毅然出来租房子住,房子是别人的,床还是被人的,但至少,床垫是自己买的。

2004年,当媒体还在讨论中国经济到时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的时候,我的海绵体已经实现了硬着陆,是时候要考虑婚房的问题了。虽然老广州人的住房观念里有“宁要河北一张床,不要河南一间房”的说法,但我们还是在广州河南买了一间房,当然也买了一张床,目前仍然在用,据说保用10年。在广州河南买房的原因除了因为当时广州河南的房价相对要便宜,关键是看中的这个楼盘有当时还算很新潮的单身公寓,总价低,适合没有多少积蓄的我。当时想着先权且做着婚房,同时当作投资,以后再换大一点的房子。这个决定注定让我一辈子后悔,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个“家”的感觉。痛定思痛,因此当别人问我买什么婚房的时候,我总是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有能力,最好一步到位,先生活后投资。”李嘉诚认为:“20岁以前,钱是靠双手勤劳换来的,20至30岁之间是努力赚钱和存钱的时候,30岁以后,投资理财的重要性逐渐提高,到中年时赚钱已经不重要,这时候反而是如何管钱比较重要。”我个人也认为:“人首先是个生活人,然后才是个投资人,先要满足生活的需要,再谈投资。”

2005年,我们的囊中依然羞涩,楼价仍在恢复中,但公寓投资逐渐被人们所接受,而且房贷依然宽松,利率仍在低位,售楼小姐依然热情,一成首付甚至零首付依然随处可见,于是我们把刚攒起来的一点钱又投入到了附近的一套单身公寓里用以出租之用。开始的时候我们还给这套单身公寓淘了一张二手床,但因为租客不喜欢,又没有地方摆,只好直接扔了,因此之后我们再没给它配过家具。

2009年,在经历了超级大牛市和安然度过了之后的金融危机后,我们经过努力工作稳健投资终于攒够了首期,买到了五年前就应该买的自住房,不过地点已经远离广州市区,因为广州市区的楼价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了。碰巧的是,买了之后广州楼市又开始猛涨,越过了金融危机前的高点,但这个房子是我们的“家”,与投资和房价无关。古人云“修身、齐家、平天下”,“家”正是投资启航的港湾。目前我们正在紧张装修我们的家,床还没买,有兴趣赞助的商家可以与网易房产博客美女管理员联系。

所有文章
监制:孙方磊 策划/统筹:严家森 林林 编辑:西瓜秧秧 XP 清华 MOON 采写:曾冬梅 区家彦 美术:王立 技术:邱清海
联系电话:020-85105163 主编信箱 意见反馈 广州房产站点地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