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持续高压,甚至省部级的“大老虎”都纷纷落马,统计显示,十八大后落马省部级以上高官已达37人。虽然落马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其中不少官员因涉及到房地产而落马。“李拆城”、“季挖挖”、“拆迁大佐”,单纯看看他们的“诨号”你都可以房地产对于这些官员的“吸引力”。反腐还有很长道路要走。
涉房官员
 
 

 

 
 

杨刚任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的7年,财新网报道称,杨刚没有逃脱“房地产起来、领导干部倒下”的“俗例”,其主导的乌鲁木齐市荒山绿化工程中,乌鲁木齐多家地产商涉及对杨刚进行商业贿赂和利益输送,杨刚的亲属也利用其权势影响,染指新疆的旅游和房地产开发领域。【详细】

 
 

 

 
 

据报道,有中国电力「一姐」之称的李小琳近年转战地产市场,以不到1万元注册的小公司,获批海南价值逾百亿土地的经营开发权。有媒体爆料指出,为其大开「绿色通道」的正是最近接受调查的时任海南副省长冀文林。【详细】

 
 
 

 

 
 

广东省司法系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他们了解到的情况,在广东官场,万庆良的地产商朋友多是出了名的,万庆良的腐败问题,最大可能就是和房地产开发商交往过密,公权私用、权钱交易,牵涉到房地产腐败。调查发现,万庆良与创鸿集团董事长黄鸿明是“老同学”。创鸿集团的发展与万庆良的升迁亦步亦趋。【详细】

 
 

 

 
 

多个消息源则透露,陈安众是因一位曾姓房地产商被查而受牵扯,被查出其插手萍乡工程建设等问题。当然,仅从中纪委的公告来看,关于这位副省级高官的腐败往事绝不仅限于此。在江西3位省部级官员密集落马之际,对陈安众的复盘也有利于管窥当地官场腐败之现状。【详细】

 
 
 

 

 
 

李春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记者调查发现李春城许多“政绩”的背后,都有这方面的涉案的线索,涉及其弟李春明、紧随他到成都的“哈尔滨帮”、本地商人汪俊林、邓鸿等人。他们的触角涉及征地拆迁、土地开发、政府工程、市政交通等多个方面。【详细】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郭有明的一名大学校友是投资商,短短几年,在宜昌拿下多个地块,投资地产、旅游等多个项目。10月,该投资商被抓。在其被抓半个月后,郭有明被纪委约谈,该商人被抓一个月后,郭被带走调查。据知情人透露,郭对该投资商拿地有诸多照顾。【详细】

 
 
 

 

 
 

2002年,申维辰提出“文化大省”同年,任云峰拿到300多亩的土地批文,以全省各机关的集资款,在太原市开发住宅小区。该项目最终变成17幢高层住宅,总户数2687户。宣传资料上,丽华苑看起来与普通商业项目无异。“问题在于,这个项目立项走的是经济适用房的手续,房子根本就不能上市交易。”一位知情人士称。【详细】

 
 

 

 
 

在太原房地产界,一位看似名不见经传的女性胡昕,被指拥有强大的拿地能力。据见过她的当地房产商描述,“胡昕个子很高,长得很漂亮,与金道铭的关系非比寻常。”连胡昕身边人的口气都很大。胡的司机曾说,“这个项目不给我们,我们就找某某(一位省领导的名字)了。”【详细】

 
 
 

 

 
 

“当时,姚被要求解释清楚究竟有多少财产?巨额财产怎么来?他解释说,几千万炒股的钱是亲戚之间凑起来的,买房子的钱是借来的。但这么多的房产和股票,这么解释很难自圆其说。”多位官员透露。多位与姚交往、共事的官员评价其行事低调,姚的“落马”让他们感到意外。【详细】

 
 

 

 
 

快速、强硬的拆迁手法使沈培平在普洱市获得了“拆迁大佐”的称号。“沈培平在普洱市中心城区拆迁500亩(每亩667平方米)地,可以在财政上拿到20亿元,这可以供他在盖新政府办公楼等项目上大肆挥霍。”“在群众中有'沈十亿'的绰号。”【详细】

 
 
 

 

 
 

经查,陈柏槐违规批准下属单位向有关房地产企业非法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陈柏槐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决定给予陈柏槐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从扬州到南京,季建业一路搞城建,一路升迁。而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季建业案发,也源于城建项目——某在南京做项目的房地产商将其举报。随着案情扩大,几个“追随”季建业做项目的地产商也先后被查。【详细】

 
 
 

 

 
 

谷俊山在军队房地产开发经营十数年,食黍无数,或创下中共建军历史以来的最高贪腐纪录。谷俊山很有名的一个公开报道被揭露的案子就是他将在上海的一块属于军方的地皮,出让给了地方的发展商,这里面作价大概是20亿,但是他上交了大概只有2亿,那剩下的18亿就全部就给他们了。【详细】

 
涉房官员
 

 

 
 

被公开报道的版本中,除了李与女县委书记关系密切外,都是直指其与开发商、矿山老板们关系走得太近,勾结太深。“这一切与丰厚的利益诱惑相关。”一位离开成都证券公司的老总称,李崇禧牵线搭桥的项目,收钱从不客气,要的都是整数。“3年前,李崇禧在浣花溪的别墅被举报称,门前一棵树价值接近20万元。”【详细】

 
 
 

 

 
 

倪发科最为显著的特点是,胆子大,这种个人风格,可以追溯到他在芜湖任职时被赋予的称号——“扒市长”。倪发科喜欢大型的改造和建设。倪发科在任期间把行政中心建得就像皇宫一样。这个面积约20公顷,由6座大楼、1个中心会堂、2个广场和其他绿化组成的庞大的行政中心,其建设成本高达数亿元人民币。【详细】

 
 

 

 
 

王素毅2003年年底至2010年5月,主政巴彦淖尔市。期间,王素毅曾利用职务便利,为李石贵等九个单位或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等事项上牟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王志宏先后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73万余元。【详细】

 
   编辑:螳螂去哪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