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VOL.期
网易房产出品

内部人士确认: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将离职

2017-05-11 11:15:56 作者:梁爽
0人参与讨论
导语

朱荣斌离开,不代表碧桂园在一线撤退。

文/梁爽

内部人士确认: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将离职

5月10日深夜,微信公众号“见地”称,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即将离职,消息得到多位碧桂园内部人士确认。但文章随后被删除。

网易房产连夜向碧桂园方面求证朱荣斌是否离职, 多名碧桂园高层均表示确有此事,一名高管表示,最快今天下午(5月11日)会发公告。

多位内部人士提到,朱荣斌离职的消息早有苗头,离开可能是个人选择。一名熟悉朱的人士告诉网易房产:“个人感觉,他觉得在碧桂园自我价值实现不大。”

此时,网易房产联想起与朱荣斌有关的几件事。

1、今年3月22日的碧桂园集团业绩会,是集团管理层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公开活动。作为联席总裁的朱荣斌意外缺席。对于这场重要缺席,碧桂园方面未作解释,内部人士对网易房产含糊表示他“刚好有事”。这么巧?

2、更早之前,今年2月份,碧桂园一位区域公司高层向网易房产透露,一线事业部“可能会取消”,彼时,北京和深圳公司总裁已离职,原来的北京团队并入环京区域公司,成立不久的深圳公司也被撤销。不仅北上广深“四大诸侯”已去其二,一线公司未来都可能并入区域公司。

3、2013年加盟碧桂园后,负责土地资源拓展的朱荣斌说服主席杨国强,不再固守三四线,转向一二线发起进攻。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受限于一线城市高昂的土地成本和集团“一视同仁”的盈利要求,朱荣斌所组建的一线事业部未能在拿地上有大突破,获得的项目零零星星。在这种情况下,碧桂园各区域公司也被获准在一线拿地,一切结果导向,谁拿地谁开发。进攻一线的决策,已超出朱荣斌掌控范围。

4、广州是朱荣斌在富力任职时就熟悉的战场,也是他到碧桂园掌管一线事业部之后的“大本营”,一线事业部在广州的生存空间已变得越来越小。据网易房产了解,去年年底,碧桂园广清区域公司进行了一番架构调整,团队划分成广州东、广州南、广州西、广州北、广州公司五大片区。其中新成立的广州公司,由原广清区域总裁助理、现广清区域执行总裁郭莉担任总经理,3月6日便在天河区拿到了地;广清区域内部实力最强的广州东城市公司,也在继续深耕郊区增城之外,重点攻克广州的中心城区黄埔。

“老板放开了,说广州不是只有朱荣斌可以搞,大家都可以搞,”该区域公司一名内部员工对网易房产说,“反正结果导向,确实是朱荣斌没怎么搞定市区。”

“郊区之王”碧桂园全面进军一线城市的决定始于2015年。该年4月和7月,碧桂园相继在上海、深圳、广州的市区通过收并购方式获得首个项目,并着手在一线城市组建城市公司。2015年7月,一线事业部正式成立,由集团联席总裁朱荣斌直接统领。总部给予其较高规格的自主拿地权,但同时会以“一视同仁”的标准对新项目的投资考核、资金回报进行评估,从而严格把关。

一线事业部和总部的“双重决策”,直接引发2015年10月碧桂园在北京丰台的退地事件,主要原因就是拿地后总部评估认为地价太高,成本算不过来。此后,北京公司徘徊于环京地带,其余的三大一线城市公司也止步于小体量项目,未对市区真正形成攻势。

北京退地事件发生后,朱荣斌曾试图重整旗鼓,在2016年4月带领一线事业部首次在广州亮相,显示出进军一线的信心。但接受采访时他又流露出无奈。他透露,碧桂园拿地鼓励内部竞争,不限制其他区域公司在一线城市拿地,因此一线事业部要在“夹缝”中生存。更重要的是,一线城市拿地竞争极为激励、成本高企,开发投资逻辑与三四线城市不同,可总部不放宽投资回报的要求,宁愿进展慢,项目必须“做一个成一个”,不允许试错。

碧桂园对外表态一直是不会“硬闯”一线,对一线事业部不设定业绩考核目标。但碧桂园主席杨国强也曾对朱荣斌开玩笑说:“在一线城市,你只做一两百亿就对不起你这个联席总裁的位置。”

一语成谶。在碧桂园迈入3000亿规模之后的第一年,集团人事调整频频,联席总裁朱荣斌离开,加上此前CFO吴建斌的出走,外界津津乐道的“三斌”明星职业经理人阵容已完全拆解。

但也要留意到,两大高管流失的同时,营销“少帅”程光煜、CFO伍碧君、非执行董事陈翀等新面孔陆续走上重要岗位。有分析人士认为,碧桂园发展到今天,发展进程早已不是一两名高管去留可以左右,集团更注重内部机制和公司治理的日趋完善。

举个例子,一线事业部的解散,并不意味着碧桂园放弃一线城市。一位身处一线的高层对网易房产明确表示,“一线城市战略不会调整,集团继续加大对一线城市的拓展力量”。

而且跟一线事业部相比,部分区域公司“进城”效率似乎更快。例如5月3日,碧桂园刚刚在北京拿下了密云新城地块;而集团副总裁宋军领衔的广清区域公司,推行“片区化”管控后,强化了对广州市的全方位进攻。

3月6日,郭莉带领的广州公司与河间市瀛通物业有限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协议,获得广州市天河区智慧城东南总部片区、紧邻地铁21号线站口的地块,占地22.9亩;3月24日,广州南城市公司在番禺区获得核心商办项目,定位是区域高端资产;4月26日,广州公司总经理郭莉与怡和集团在中心城区商谈潜在合作意向,总裁莫斌在场;同时,在增城、从化、花都等外围区域,广清公司都增加了拿地力度。

碧桂园广清区域董事长宋军同时是集团副总裁。他表示,成立城市公司之后,各条线权力更大程度下放,城市公司要对内部各项目的管理指标负责;而广清区域总部以后的管理模式会类似集团,区域总部只作制度标准、管理考核、帮扶城市公司/项目方面的工作。

这相当于“四级管控”。宋军非常重视这场改革,称“城市公司的成立是区域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的必然产物,也有助于区域下一阶段持续发展”。在2016年初,区域公司成本部就设置了片区成本经理,为片区实体化做准备。

据网易房产了解,权力下沉后,区域内部各城市公司对项目的执行速度更快,但在管控上面临更大的挑战。一线城市的开拓成本高是客观事实,即便区域公司全面开火“进城”拓地,市区项目也很难在5个月之内实现开盘,内部各城市公司之间的步调难以一致,会面临管控上的障碍。例如,有的工程部精英安排到市区项目后,由于开发报建流程还没走完,无法施展拳脚。

可见,在区域公司更充分的竞争之下,碧桂园换了一种方式闯一线,但盈利机制和投资回报的标准没有松绑,“同心共享”机制更是强化了全体员工对项目去化周期的关注。这必然需要磨合。那么,对周转和成本极度敏感的碧桂园,是否能够克服“进城”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