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广州房产 > 正文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2019-01-07 08:00:40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32户拆迁户在这里住了将近二十年,有的人已经走了,有的人孩子已经长大了,但安置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广州市国土房管部门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推动解决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结果。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广州32户人家拆迁20年 回迁仍无期

广东省住建厅的一份文件显示,广州市国规委认为,中惠公司应承担32户的安置问题。

升平公司的两期地块是作为一个整体出让给中惠公司开发建设,穗房拆字【1999】049号与穗房拆字【2006】40号两个拆迁公告涵盖的地块互有交叉,不能截然分开……

涉案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挂牌公告就拆迁补偿范围已进行明确约定……

补偿安置范围不仅仅包括穗房拆字【2006】40号拆迁许可范围内的其他房屋业主,还应包括未在拆迁公告上显示但在整体地块拆迁范围内的其他房屋业主。

——— 广州市国规委给广东省住建厅的材料内容

“我都已经70多岁了,老头都走了五年了,我们的房子还没要回来。”近日,市民毕姨一行向南都记者反映,她和街坊们原位于海珠区宝岗大道龙田直街32套房子已被拆迁20年,但回迁安置仍未按协议落实,他们依然被安置在抵押房里,住所面临随时被银行收回的境地。

尽管广州市房管部门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但进展艰难。

A 拆迁多年

安置尚未落实

说起拆迁安置的经历,毕姨显得很无奈。她说,20多年前,她们是海珠区宝岗大道龙田直街的居民,后来因为开发建设的需要,于1999年11月24日,与开发企业升平公司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协议》,约定由升平公司拆除房屋,并于2005年5月7日前回迁。

然而,这一工程在实施过程中,升平公司债务缠身,导致工程烂尾,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在2003年作出的认定,认为32户住宅所在的龙田小区升平地块从1997年4月11日就开始被闲置。

自己的房子被拆,在建项目烂尾,拆迁单位升平公司还拖欠他们的临迁费和临迁租金,因此32户业主不断向政府部门求助,请求妥善安置。在政府职能部门的协调下,毕姨等32户在2000年和升平公司签订《补充协议》,被安置在穗龙花园。然而这些房子的产权并不属于升平公司,且业主单位已将其抵押给了银行,毕姨她们无法办理产权证明。

事情在2003年似乎迎来了曙光。这一年,升平公司被新的股东“南京投资方”收购,但由于升平公司债务缠身,“南京投资方”担心继续以升平公司的名义实施这一项目,可能存在巨大风险。因此南京投资方以升平公司的名义,将地块无偿交给政府,升平公司承诺妥善解决此前拆迁产生的32户拆迁户的拆迁遗留问题。

2006年1月,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对龙田直街地块重新公开挂牌出让,南京投资方新成立的中惠公司竞买下该地块获得继续开发权。

在这份土地使用权出让挂牌公告中,第一条即约定,地块买受人需负责该地块的全部拆迁补偿安置工作。

然而,这一抹希望的曙光只闪了一下。中惠公司对这一约定坚持认为,他们拍下土地之后的所有需要拆迁的拆迁户安置工作由他们负责,毕姨等32户不在他们的拆迁范围之内,因此这32户的安置问题和他们无关。

B 房管部门一度锁住开发商120套房源

为了回迁安置的问题,32户的人家仍不断向相关部门求助。广州市国土房管部门(即广州市国规委)为保障被拆迁户的利益,根据被拆迁户2013年信访时的请求,对中惠公司的中惠雅苑二期120套房源限制其预售。2014年5月27日,中惠公司申请对被锁定的房源解禁,并申请房管部门暂时锁定其20套房源,以保障被拆迁户的利益。房管部门采纳了这一意见。

但两个多月之后,中惠公司复函称穗龙花园安置房未落实与其无关,请求即刻解除剩余20套房源的锁定。但这一请求被驳回,中惠公司对广州市国规委驳回的行政行为不满,向广东省住建厅申请行政复议,被再次驳回。

广东省住建厅对中惠公司的行政复议申请驳回的决定书中详细记录了32户被拆迁户的安置遗留问题的始末,并清晰地体现了广州市国规委对此事的态度:“被申请人(即广州市国规委)限制销售房屋是基于升平地块拆迁遗留问题未得到妥善解决和申请人(即中惠公司)申请而做出的。”

广州市国规委在给广东省住建厅的材料中称:升平公司的两期地块是作为一个整体出让给中惠公司开发建设,穗房拆字【1999】049号与穗房拆字【2006】40号两个拆迁公告涵盖的地块互有交叉,不能截然分开……

“涉案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挂牌公告就拆迁补偿范围已进行明确约定,申请人只对其申请的‘拆迁公告房屋’进行补偿安置并未完成整体地块范围内的补偿安置。”“补偿安置范围不仅仅包括穗房拆字【2006】40号拆迁许可范围内的其他房屋业主,还应包括未在拆迁公告上显示但在整体地块拆迁范围内的其他房屋业主。”

此外,广州市国规委在材料中还列举了和这32户同一批被拆迁的杨筹的情况,由于杨筹放弃了房产安置选择了货币补偿,因此中惠公司对杨筹补偿了31万元人民币。广州市国规委认为,这说明中惠公司也认可升平地块的全部拆迁补偿问题由其承担的出让公告,并实际履行解决遗留问题。

C 拆迁户输了官司

尽管广州市国规委对这一问题有着清晰的表态,也有积极的行动,但三年后海珠区法院和广州市中院对这一问题又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生于1940年的王叙泉是这32户被拆迁户之中的一户,为尽快解决回迁问题,他在海珠区法院起诉中惠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中惠公司对其进行另行安置。

2017年3月,海珠区法院作出判决,其认为王叙泉是和升平公司签订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房子是升平公司拆的,升平公司也将他安置在穗龙花园,因此升平公司已经完成了拆迁协议中的回迁安置义务。海珠法院同时认为,升平公司理应为王叙泉办理安置房屋的产权登记手续,现在回迁安置房的产权过户存在障碍,王叙泉应另外寻求法律途径主张权利,要求中惠公司对其另行安置房屋作为拆迁补偿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驳回了王叙泉的诉讼请求。

王叙泉不服,向广州市中院上诉,2017年10月27日,广州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毕姨说,升平公司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她们根本找不到升平公司的人,查询升平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其主体状况为:“吊销”。

不过,广州市国规委在给广东省住建厅的材料中曾列举了另外的判例来说明,海珠区法院和广州市中院对同类案件似乎存在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海珠区人民法院(2007)海民三初字第254号和(20 0 9)海民三初字第2214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穗中法民五终字第1514号判决书认定申请人(即中惠公司)作为地块的竞得人理应承担该地块的拆迁遗留问题。”

D 曾经的家 只隔一条马路

“我都已经70多岁了,老头都走了(注:过世)五年了,我们的房子还没要回来。”毕姨说,她有三个儿子,四个孙子,之前的房子有140多平方米,现在住的房子只有120多平方米。因为没有房产证,孙子无法就近按照地段生读书,只能去5公里以外的工业大道读小学,或者就去私立小学读书,但是要交高昂的学费。

现在每天她需要花费40多分钟去送孙子上学。去年她儿子想去国外旅游,因为没有房产证就无法办理签证,旅游也泡汤了。

被拆迁户杜先生向记者介绍,他刚住在这里的时候,因为是临时用水用电,所以在2006年之前一直面临着随时停水停电的日子,基本生活都受影响。现在天然气也同样因为房产证的问题不能使用。“现在不管办理什么证件都需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手续非常繁琐,每次过去都需要开很多证明,因为我之前身份证的地址不存在了。”杜先生无奈地表示。

看到自己的房子就在马路对面,但就是回不去。

同样被安置住在穗龙花园的陈先生指着前面的几栋大楼说,那里就是我们曾经居住的房子,只有一条马路之隔,但是我们回不去。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都不知道哪一天会被赶到大街上去,因为现在住的地方并不是升平公司的,而是属于另外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已经将房子抵押给了银行,“银行随时有可能收走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要睡大街了。所有能想的办法我们都努力过了,还是没解决这个问题,我现在都无心上班。”

声音

省参事室参事王则楚:

开发商应承担违约之责

回迁户的遭遇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广东省政府参事室特聘参事王则楚认为:首先,32户的回迁安置问题未解决,这是一个前提事实;其次,政府文件也清清楚楚显示,对于32户的回迁安置情况,政府是知情的;再次,南京投资方(中惠公司)在买地之前,不仅是知情的,而且也是有向政府作出承诺的;最后,解决32户的回迁安置责任,是有写进土地出让合同的。“既然土地合同有约定,就应该严格按照合同来执行。现在开发商不执行合同约定,首要就是要问它违约的责任。”王则楚表示。

因此,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不应该是由32户回迁户一户一户去跟开发商打官司,而是国土部门即广州市国规委应该出面,当时的国土部门既然依法收回了土地,升平公司已经把土地无偿交回给了政府,理论上,安置的责任就回到了国土部门,而且国土部门既然与新的土地买受人有约定,那么它就有义务要求新的土地买受人(即中惠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安置责任。

市人大代表曾德雄:

不仅要把房子找回来还要问责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也认为,无论是土地还是公司之间的倒腾,都不能影响甚至损害老百姓的权益,现在的问题是,这么一倒腾,居然把老百姓的房子给倒腾没了。“老百姓的房子不会凭空消失,谁侵占了他们的利益,让他们近20年处于‘无房’状态,这不仅要把房子‘找回来’,还要问责”。

AⅡ02-03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刘军 实习生 韩晓娟 陈萌琪

32户回迁安置无人认头 国规委该组织“坐下来谈一谈”

焦点

孟浩(广州公共文化观察室发起人)

日前,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龙田直街32户回迁户向本埠媒体求助称,1999年根据拆迁规划搬离原住房,可随后他们发现,开发商并没有按拆迁协议进行安置。近20年过去了,这32户回迁户从“有房”到“无房”,面临着被赶走无家可归的风险。

其实,早在去年,海珠区龙田直街的回迁户就找到我和省政府参事室特聘参事王则楚反映情况,说他们的回迁房被开发商拿去银行抵押贷款,回迁近20年办不了房产证。我们在去年7月份还专门组织了一次讨论会,并邀请媒体参加。后来引起了海珠区相关部门的重视,组织多次协调会,现在28户回迁户办理房产证的问题,已经看到解决的希望。

没想到,马上又冒出32户的问题。据32户回迁户(实际上是26户,涉及32套房)反映,他们的情况更加糟糕,之前的28户仅仅是安置的房子被拿去抵押办不了房产证,他们不仅同样是房子被拿去抵押办不了房产证,而且根本上,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就不是拆迁安置协议里约定的回迁的房屋,且由于之前与他们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的公司因债务问题,已被另外公司收购,现在的公司根本就不承认自己对32户负有安置责任。

这里面的情况,在回迁户出示给我们的一份名为“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文件(穗国房字【2004】794号文)”中,讲得清清楚楚。根据这份文件可知,与32户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是广州升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于升平公司负债,后由南京东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张家港保税区金邦达国家贸易公司的“南京投资方”通过收购股权等方式实际控制。

原国土房管局的794文说得很清楚,“南京投资方以升平公司名义承诺……负责妥善解决7户临迁的拆迁户的补偿安置问题和已补偿安置在穗龙花园的32户拆迁户的拆迁遗留问题”,这一点也明确体现在与原广州国土局签订《土地出让合同》中,它的第33条明确约定“本合同项下,乙方需负责该地块的拆迁补偿安置工作,……在拆迁过程中仍按实际情况由乙方负责全部补偿安置”。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在32户回迁安置问题毫无进展情况下,2011年10月26日,原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现为广州市人民政府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给开发商办理了拆迁结案。

房子被拆了,开发商一倒腾,回迁安置责任没人来认领了。我觉得,首先原广州市拆迁办需要出来解释一下,既然32户安置没履行完毕,凭什么给开发商办理了拆迁结案?不要解释说这32户回迁户已经有地方住了,退一万步,他们确实是有地方住也住了很多年,但是房子也是被抵押根本无法办房产证,这能叫拆迁安置完毕吗?

而原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即现广州市国规委)作为与开发商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的政府部门,开发商这么多年不按照土地出让合同约定的义务来履行合同,也有责任站出来要求开发商履行合同义务,否则该告开发商一个违约之责。

在去年媒体报道龙田直街28户回迁户问题后,我就在南都撰文自告奋勇,愿意作为沟通桥梁呼吁相关部门出来“坐下来谈一谈”,现在32户回迁安置问题的相关责任再清晰不过,在这里我也愿意再次自告奋勇一次,呼吁广州市国规委站出来,组织相关方“坐下来谈一谈”,为解决民生疾苦,为维护老百姓合法权益,做一回实事!

江小a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江泽文_NO2031

精彩推荐

  • 购房直通车
  • 折扣专线
  • 最新团购
  • 热盘推荐
  • 地产资讯
  • 房产图集
我要报名

  • 1.14南沙线精装商住两用公寓3万抵8万

    1.14南沙线精装商住两用公寓3万抵8万

  • 东部1线双景房7字头起享2万抵93折

    东部1线双景房7字头起享2万抵93折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编辑推荐楼盘
每日成交前十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楼盘名称所在位置套数

2017房地产新年峰会

2017房地产新年峰会

地产大佬们普遍表示,今年房地产市场变化过快,调控非常及时,也非常必要。 [详细]

朱大鸣:只涨不跌神话被老业主们砸破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房产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