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广州房产 > 正文

“电商第一村”十年浮沉缩影:三个人的黄金时代

2019-09-24 08:27:41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电商第一村”十年浮沉缩影:三个人的黄金时代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楠珑 发自广州

里仁洞村即将旧改了。消息犹如一阵风,搅动了这个曾经的“电商第一村”的春水。

风已经吹了一阵了。直到7月24日,广州市番禺区南村镇里仁洞村旧改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正式签署,靴子才真正落地。

进入9月,里仁洞村已有了明显的变化。“旧改的消息对这里的氛围影响很大,很多人本来想长期做的,动摇了,也有人溜了。”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来访,里仁洞村万利商业园的物业经理陈建勇直摇头,忧心忡忡。

陈建勇介绍,几个月来,已有近两成的企业搬离了园区。如今,每栋的楼层指示牌超过一半的位置是空的。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改造以后会越来越好的。”9月5日,南村镇政府工作人员李锐(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按计划,这里将斥资数百亿元打造,变身广州南CBD国际新城,一座300米高的建筑将矗立于此,成为番禺新地标。还有大型商业综合体、酒店、青年公寓、儿童教育培训、社区邻里中心等商业配套。

十几年前,里仁洞村凭借便利的交通、良好的产业基础和低廉的房租,吸引了大量的电商从业者,成为一个“傻子都能赚到钱”的地方。

里仁洞村作为互联网与中国式城中村的结合,具有样本式意义。

如今,热潮退去。成本上升、红利消失,造梦之地正在消逝。

风向转变时,有人倒在路上,也有人驭风前行。

 为什么是里仁洞?

9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从汉溪长隆地铁站出站,坐4站公车就到了一公里外的里仁洞村。这里紧邻万博商圈,被大型楼盘、商场环绕着,南北向城市主干道番禺大道在村域穿过。

作为曾经的“中国淘宝第一村”,官方数据显示,里仁洞村有出租屋3500多栋,商户2000多间,从业人员超3万人。

时代周报记者看到,主干道新兴大道是双向两车道,留出了两排泊车位,宽敞整洁。在村委等村里的重要位置,能看到旧改中标地产商的广告“新里仁洞村,新家园,新生活”。

下午2点多,走在里仁洞村,半降的卷闸门里,许多制衣坊正在忙碌地开工,机器哒哒作响。包括里仁洞村在内的南村镇的制衣产业由来已久。

2007年前后,潮汕人罗龙斌被里仁洞村低廉的房租吸引,成为最早一批来到这创业的电商从业者,他被戏称为“淘宝村村长”。

那时,一栋五层400平方米左右的居民楼,月租只要两三千元。起初他经营着一个网络平台,不断变换模式,不变的是,“像捡钱一样”地,生意越做越大。

“这里90%都是潮汕人。”陈建勇说。潮汕人讲义气、抱团发展的基因,使里仁洞村聚集了越来越多潮汕人来做电商,规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李林(化名)算是较晚进场的电商卖家。9月4日,当时代周报记者找到他时,他正在电脑上浏览工作网页。

2017年,李林看到同学在里仁洞的电商生意越来越大,光双十一当天就能卖出几千万元的货,也动心了。毫无经验的他在村里租了间房,买了台电脑,接了网络,花1000元注册了天猫店铺,一个人包揽了拿货、打包、客服和售后。尽管已经过了红利期,如今他也做到了一年几百万元的销售额。

“关键在于大部队资源,我们扎堆,信息、资源共通。”在李林看来,人群的聚集是做电商的核心。“做淘宝的方法,每个人都有点差别,如果你吸取别人的经验,好过你研究半天,研究不出的时候,别人一句话你就通了。”

他讲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平台漏洞。比如一家卖上衣的店,在单品的标题里加上鞋子、男装或包包等关键词。接下来运作几天,无论买家搜什么关键词,这个上衣单品都会跳出来,排在结果的第一位。

几个月之后,这个漏洞被修复了。“有人察觉出了这个漏洞,越早知道越早掌握,效果会很好。”在中小卖家的江湖,存在着许多灰色地带。对于这些“生意经”,李林讳莫如深,不愿多讲。

摄影、美工、辅料、快递……村里各种电商的上下游服务也一应俱全,寄快递尤其便宜。几十家快递企业在这里厮杀,不断打价格战,寄一个包裹的价格从最初的六七元到三四元再到现在的两三元,利润空间也从两三元压缩到几毛钱,有时甚至是亏本。

那时,有一种小货车穿梭于街头巷尾招徕电商卖家,“像拉猪仔一样”带人去沙河批发市场拿货。“如果你没空,跟他们说需要什么货,他们也可以帮你去拿。”陈建勇说。

回忆起村里最热闹的时候,陈建勇描述了这样一幅画面:卖家租住在居民楼,生活、办公和仓储混在一起,这边做着饭,脚边就是包裹。

陈建勇坦言,虽然安全隐患不少,但松散的管理也给粗放式经营的里仁洞电商留出了发展空隙。

“傻子都能赚到钱”

2015年,在阿里研究院评选的全国活跃网店数最多的十大淘宝村中,里仁洞村排在首位,拥有了“中国淘宝第一村”的名号。那时,“淘宝村”在全国各地开花,成为一个热门词。

鼎盛时期的里仁洞村,村道两边的地摊占去了路的大半,摩肩接踵,车子在村里根本走不动。

杨滔在2012年进场,赶上了里仁洞电商发展的黄金时代。

1995年起,杨滔在广东中山市开了一个男裤工厂,帮国际国内一线大牌做代工。后来,他注册了自己的品牌亚狮龙,进军电商平台。2012年,他看中了里仁洞村便利的交通,将电商团队搬到了这里,招人也更容易了。

进驻的第二个月,亚狮龙的流量就开始爆发,一个月出了几十万单。直到2013年,亚狮龙每年的销售额在6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

“我们是做自己最擅长的男裤,产品比较好。当时大牌对电商还不太重视,我们的产品跟他们的品质是一样的,但价格很低。平台上卖得很便宜的,又没有我们的品质,所以我们有很大优势。”杨滔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每年的双十一前夕,里仁洞村就进入了一年之中最紧张的时刻。

潮汕人将拜神的习俗带到了这个远离家乡的城中村,创造了“拜马云”大会。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马云画像被贴在墙上,有称马云为“马祖”的,也有称之为“祖师爷”的,众人在画像前上香,摆上贡品,祈求着大卖。

每年“双十一”,所有宵夜档一下变得空荡荡。每栋居民楼、每间办公室里,人们屏住呼吸、敲击着键盘,期待着。本埠各大媒体纷涌而来,抢抓双十一的画面,陈建勇陪着记者通宵忙碌。

2014年11月10日晚,亚狮龙办公室中央,大屏幕上的销售数字不断蹿升,创下了48分钟进账37万元的纪录,这相当于平时一个月的销售额。

接下来,整个村子快递包裹、胶带纸满天飞,留下的垃圾用车子运一个星期都运不完。

许多人的命运由此改写。

陈建勇刚遇到阿明时,他还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阿明家里条件并不好,高中毕业就进社会了,平时喜欢捣鼓电脑。他在里仁洞村租房开网店,以卖茶叶为主,有两三个员工。后来,阿明搬到了万利园,租了两间办公室。

数年间,阿明的生意越做越大,员工发展到了几百人,租的场地从300平方米到2000平方米,今年5月,他搬离了里仁洞,租了一个7000平方米的场地。

陈建勇回忆,最多的一年阿明赚了一个亿。他还购置了很多房产,买了十几辆名车,万利园的停车场停了一排都是他的跑车,宝马I8、敞篷奔驰、玛莎拉蒂、保时捷……出手阔绰的他还给公司的3名管理层员工买了三辆宝马车,一人开一辆。

像阿明这样白手起家的故事,陈建勇还有很多。

“那时候外面的人来这办事,都会惊叹园里怎么有这么多豪车,便宜的车几乎见不到。”陈建勇感慨,那时候做生意太容易了,花几千块,租个房间,买台电脑,拉上网络,就可以开店了,“傻子都能赚到钱”“真正有文化的人不干这行”。

最高峰时,万利园里有七八百家企业,90%是做淘宝电商的。20元的货进来,当个中介,转手100元卖出去,模式简单而原始。“他们靠胆量。”他又补充了一句。

巨大的财富砸过来,使人目眩神迷,有人被卷进漩涡里。一个做女性内衣的店主,做着上千款内衣,经常请几十个外国模特过来拍照,引得人驻足围观,风头一时无两。

“他赚了钱就去澳门赌博,后来法院过来把他的车押了。企业由合伙人打理,他再也没在村里出现过,有人说他去了成都跟着岳父做工程。”陈建勇说。

神话时代逝去

杨滔的事业从2014年开始有了微妙变化。

由于库存太多,没法上新,亚狮龙电商店铺的销量从2014年开始下滑。平台的变化也让杨滔措手不及。

起初数年,亚狮龙团队擅长的是做PC端的展现跟推广。等到互联网重心转到移动端、手机购物兴起的时候,他们就跟不上了,业绩开始下滑。随之团队流失,又造成业绩进一步下滑,形成恶性循环。

彼时,服装大牌也醒过神来,布局电商;加上网络原创品牌兴起,更多竞争者入场,亚狮龙的优势变得不明显。

更重要的是,杨滔认为,曾经的平台流量集中,如今的流量被分散在了无数个端口,很难抓住。

“比如一条江上以前只有一个出口,水全部往这里流,你在这个出口接住就行了。现在这一条江不止一个出口,有千千万万个出口,你只占一个口就抓不住了。”面对变化,杨滔形容得颇为形象。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跟上平台规则的变化。

社会关注带来的压力也在悄然影响着淘宝村的生态。脏乱差不符合“淘宝第一村”的形象,各类的安全检查变得频密,治安整治、环保整治、消防整治……政府对仓库管理相尤其格,要求居住、办公、仓储一定要分开,这对成本造成了很大压力。

“2018年下半年开始,淘宝店走了一半,小的基本走完了,前两年村口这基本租不到房子,车挤车,人挤人,我们这里早上过了九点半就没车位了。现在人少了很多,没那么旺。”陈建勇感到很头痛,万利园里的大电商企业已经走了好几家,搬到附近村甚至是江浙一带。

事实上,里仁洞村的租金也在上涨,曾经一栋房租金两三千元,现在涨到两三万元。

“整个里仁洞已经被纳入主城区范围了,小淘宝店会慢慢淘汰,长远来看当然是好的,短期这段艰苦的路也要走。”陈建勇说。

无论如何,只靠一腔孤勇就能创造财富神话的时代过去了。活下去,适时求变,是所有人的生存之道。

杨滔的店铺经历了一路下滑,及至2018年,终于把库存基本清完,团队也进行了调整,重新起步。

9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在杨滔的办公室里看到,沙发旁摆着一排衣架,除了商务套装,还挂着一些款式更年轻化的连帽衫、外套和裤子。

“原来的品牌偏老了,偏商务,我一直在改,但很难改。”在电话里,他对合作伙伴说道,他要把所有的优势资源砸在最有用的地方,最近做了一个新的品牌,专做面向90后的时尚商务服装。原来的衣服价格在200元以上,但这个价格区间的衣服在电商上没办法跑量。他希望把新做的衣服的价格控制在200元以内。

阿明的豪车还在,但生意更忙了。

原本卖茶叶的他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健康、美妆等三四个板块,还有了医馆,上了快手等平台,走粉丝、网红经济的路线,各种模式都做。无论是自带流量还是借助流量,只要流量一提升,货也就卖出去了。

“以前利用信息不对称还可以钻点空子,现在网络发达,信息公开,没啦,哪有神话。规则复杂了,没有文化真不行。还是要跟得上时代,会创新,会转弯,以前靠胆量,现在靠头脑。”陈建勇说。

麦雅婷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麦雅婷_NO6242

精彩推荐

  • 购房直通车
  • 折扣专线
  • 最新团购
  • 热盘推荐
  • 地产资讯
  • 房产图集
我要报名

  • 1.14南沙线精装商住两用公寓3万抵8万

    1.14南沙线精装商住两用公寓3万抵8万

  • 东部1线双景房7字头起享2万抵93折

    东部1线双景房7字头起享2万抵93折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编辑推荐楼盘
每日成交前十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楼盘名称所在位置套数

2017房地产新年峰会

2017房地产新年峰会

地产大佬们普遍表示,今年房地产市场变化过快,调控非常及时,也非常必要。 [详细]

朱大鸣:只涨不跌神话被老业主们砸破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房产首页